荠鶴

嘛,鹤丸是我男神!!

真心话大冒险
*三日鹤
*输了大冒险三日月的懲罰
*昨天,昨天bug太多了

——————————————————————


金属物件碰撞的清脆声响在空无一人的偌大实验室里显得有点匹突,冷白的惨光打在鹤丸身上也沒唤起他的恐惧。把存物柜里的背包取出来,拉开滑链拿出准备好的红围脖在颈上缠绕了几圈把耳朵也埋进去才做罢。


漫天的雪花飘飘洒洒,一脚踏上积雪发出嘎吱的声音,静谧的深夜好像只有自己一个大活人,一之前就有同学提醒他北京的大雪天足以把人冻成狗。切身体会后倒是有点担心那个特别怕冷的家伙了,忘醒大,生活技能低下,甚至让人认为他活到现在是一个奇迹。待回神来意识到自己刚刚在担心什么狠不得刮自己几个大耳光,什么时候了,自己还有闲心担心那个家伙,妈的,拜他所赐自己这天吃在实验室睡在实验室,每次都熬到深夜。别人的两人搭档不抛弃不放弃前天就把自己的课题完成了,结果自己硬是今天才完成。还能不能好好的做情侣了!啊,对了,自己已经被甩了……


轻叹了口气,想着不管怎么样好歹今天终于完成了课题,理应该庆祝一下。认真考慮了半夜杀去俱利家里的可行性,最后热血战胜理质,拎了烧酒和烧鸡在寂静的楼道里踹响了对方家门,虽然说差点被揍了,但是带来惊吓什么的可是自己的宗旨啊。


对了,这样类似的惊吓以前经常招呼在那个人身上吧。是他的话,估计会打开门迎自己进去,虽然每次都只饮一点酒,却会陪自己到最后,听自己一通闲扯。所以,他该不会是嫌弃自己话多吧!这样想着嘴角下意识向上扬起结果被俱利一巴掌抽在后脑勺上,训了句笑的真詭異。



懒懒伸了下懒腰,从木地板上爬起来活动了下筋骨,然后匆匆扫过没开灯半掩着门的卧室告别。自己今天更想回自己的狗窝里睡。不过俱利今天不留自己睡一宿就罢了,居然还不送自己。真是世风曰下,人心冷漠,就不怕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明天横尸街头啊!目光如炬的盯着人的回应就是“澎”的一声,被关在门外。




Excuse me,我能问一下发生了什么吗?愤愤不平的下楼,脚下踢着积雪,一路边走边打车,不过明显有些力不从心。不得不承认,车,很难打。直到两束强光从身后打过来照亮了前方,欣喜的转过身,抬起要招的手和脸上的表情却一瞬僵住。




熟悉的深蓝色小轿车,还是自己为他挑选的。抿了抿发干的唇,垂下抬起的手朝着走下车的人勾起唇角,扯了句好久不见。反应过来又想抽自己一巴掌,这个人是个负心汉啊负心汉,鹤丸你出息一点啊。



对方只是淡淡的应了声“嗯”,眼眸平静的伸手帮自己打理了紊乱的发,拂去了微冷的雪,很自然的问自己会不会很冷。从衣兜里抽出自己的手拍了拍对方的脸,道声并不会,我们已经分手了哦。算了,自己一向对这个人沒轍,他也没做错什么,错的是那群看热闹的家伙。




“快回公寓吧,你不是最怕冷的吗?怎么穿这少?”




“鹤,认为我们分手了也没有什么吗?”


【好的,转折来了————————】

废话,是真的分了不砍了你,答不对题的问话自己依然配合的装不懂的。眼神示意了人你想说啥,说人话,小爷不懂。


“鹤,有对我的离开难过吗?”


干咳了声表示你让我考慮考慮应该说真话还是假话。还没考虑个所以然,对方就已经俯身把自己圈住。自己都己经能想到三日月这个家伙眸中的笑意盎然。不爽的掐了把人腰,结果拧住的是衣服。三日日却笑着把外套解开,示意自己随便掐。无奈的也伸手环了人腰,咬咬牙。“现在,能告诉我你大冒险输给谁了吧,我去给你赢回来,我的人也敢欺负!”


“不是吃了你下了泻药的烧鸡的俱利君,是清光啊——”



满不在意拍拍人背着没事没事,自己知道分寸,谁知道他们躲在卧室不出来。那么少女的话也能想出来,要不是自己暗中配合能玩的下来吗?“回去啦,回去啦,好冷,早知道你是评委就不参加这个课题了,累死人了!”


“是是是,今天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不……我想让你抱我,嗯……”抬眼瞧瞧人,表示你懂我的意思吗,就是,就是做啊!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