荠鶴

嘛,鹤丸是我男神!!

【解白】
*鹤一期
*现代梗
*简单来说,鹤一直忍着自己不对一期下手,结果被一期撩了 ——————————————————————

“22:00”

鹤丸国永翻开手机,点亮了屏幕看了眼时间,依然没有消息进来,轻蹙了眉头,失落的把手机放回白大卦,继续投入刚才一直进行的实验。只是这次明显的不在状态。

他一直在等一期的信息,所以在手机专属一期打电话过来的铃声响起时,不顾队友们诧异的表情欢喜的接了电话,匆匆出了实验室。

“啊……一期……”

断了话音的话是因为一期那边嘈雜的声音,和一道清晰男声。

“请,请问是鹤丸先生吗?”

“我是,一期呢?”

“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了,只是,社长……情况有些不好呢?”

白色大卦从肩头扯落,他急步回了实验室,从儲物櫃里拿了自己的背包飞快下了车库。“你们在哪?”

“公司下面的那家唱吧。”

“知道了。”手下熟练的发动了车子,从车库駛出。只是到了指定位置,拉开包房门时却有些发懵。

为他开门的男生一脸无奈,房间内的其它人都围着倚坐在沙发上无声垂着头的一期轻哄。见他来了松了一口气的让出一条路。

他走过去,在一期面前蹲下,抬了头对上人垂下的目光,“一期?”

“……”对方朝他皱眉眯了眯眼,是他能分辨的不悦。

“社,社长喝醉了,一直说要见您,我们就用社长的手机想给您打电话,结果被社长夺过去了,只是点开您发的信息就凑到耳边,还以为您不接他电话……”身旁一个女生吞吞吐吐说完话,有些不安的看了眼他又低下头去。

“是这样啊……”他起身,嘴角向上的弧度扬了扬,俯身揽了一期的腰,另一只手勾过人膝盖窝,把人打横抱起。在众人的惊呼声里示意不用在意,“抱歉,打扰了,我先送他回去,大家继续吧。”

继续个什么啦,今天都被吓惨啦——众人默默念叨,把一期的公文包收好,安心的看了人离开。

过道上比包房光线亮了些,怀里的人,头靠在他颈窝蹭了蹭,反应过来时颈间一处传来温热软物滑过的感觉直袭大脑。

下意识知道那是对方的软舌,红了耳尖,手下固紧了人,压低声音道了声,“别闹。”要是明天他知道自己在公共场合干了什么会羞愤欲死的吧。

颈间的传来的触感不退反进,一路延着人脖颈吻到人下鄂,扬起脑袋看着他只是笑。双眼氤氲了水气,濕漉漉的。

啊,真是,他无视了一路意味不明的目光,上了停留在这一层的电梯,低头吻住人瀰漫著酒香的唇。






*依然在努力学开车……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