荠鶴

嘛,鹤丸是我男神!!

【堀兼】蝉鸣
现代梗
本校生堀x转校生兼
*练习
——————————————————————

“吱——吱——”

蝉隐在树木枝叶间叫嚣的厉害。

“喂——国广,球!”

被叫住名字的学生有些恍惚的顶着刺眼的阳光微眯了眼回过头去看声音的方向。额角的发丝正好滑落一滴汗珠,然后迎面飞来的篮球正中脸上。

“啊,痛!”一声呜咽,国广捂住痛的厉害的鼻尖,生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球在地面上弹跳了几下,自觉滚到一边。

“没事吧,沒事吧,要不要紧?!”慌乱的脚步声响在他身边,另一个同学把蹲在地上的他扶起来。

脑子终于清明,国广朝人群晃晃手,虽然仍旧捂着鼻尖,“没事,没事,可能有点中暑了,我先下场吧。”

“噫唔,好冰!”

冒著冷气的礦泉水,彰顯著它正從冰凍室裡出來。安定將貼在人臉上的水瓶拿下,提著瓶帽递给他!“還痛嗎?那一下可真夠狠的!”

國广伸了手握着瓶身接过,他正坐在休息亭。“还行,现在还有些发麻。清光呢?”

“那家伙请暑假了。”安定撇了撇嘴,“果然是欠教训啊!这点日头算什么?!”

“说不定是真的生病了,不然依清光的性格只是待在教室不出来这种程度吧?噗嗤。”国广拧开水瓶喝了口,笑弯了眉眼看着在他身旁落坐的安定,明明眼底藏着担忧。

“嘛,国广你太低估他了!对了,刚刚在场上你是出神了吧?望着足球场那边。”

“嗯?啊,的确。”国广有些没转得过来,慢了半拍。“那是四班和五班在对打吧。”

“对啊,你不是知道么。”安定愣了愣。

“是不是新来了一个同学,足球踢得很棒呢。”他不露痕迹的詢問,假装着不在意,只是好奇。

“嗯?你是在说兼定桑吗?那个用红头绳扎了高马尾的男生?”见国广肯定的点点头,安定像是来了兴致,“很帅气是吧,他人缘超好哦,球也打的特别棒!是前不久才转来的!”

“是吗?”国广望着那边的身影,安定说的他都知道,不过既便是这样总是控制不住去打听关于他的事。哪怕自己知道的明明比他们还多。比如他知道那个名为兼定的人喜欢逗猫,知道他原来在国中就读!

“对了,国广,兼定桑住的地方和你都是新宿区,你没见过他吗?”安定忽然一拍手,把自己想起的信息告诉他。

国广勾起唇角的弧度,“这样啊?!”他们不止同一个区域,还是新邻居。所以,他才会知道这么多。

没法不在意那个人啊,自己大概是喜欢上他吧……既然如此,是不是更应该制造些偶遇让他们相恋呢?

逃不掉了啊,兼桑

.
“国广,你很开心吗?!发生了什么,你笑的……让我背脊发凉诶!!”

评论(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