荠鶴

嘛,鹤丸是我男神!!

真心话大冒险
*三日鹤
*输了大冒险三日月的懲罰
*昨天,昨天bug太多了

——————————————————————


金属物件碰撞的清脆声响在空无一人的偌大实验室里显得有点匹突,冷白的惨光打在鹤丸身上也沒唤起他的恐惧。把存物柜里的背包取出来,拉开滑链拿出准备好的红围脖在颈上缠绕了几圈把耳朵也埋进去才做罢。


漫天的雪花飘飘洒洒,一脚踏上积雪发出嘎吱的声音,静谧的深夜好像只有自己一个大活人,一之前就有同学提醒他北京的大雪天足以把人冻成狗。切身体会后倒是有点担心那个特别怕冷的家伙了,忘醒大,生活技能低下,甚至让人认为他活到现在是一个奇迹。待回神来意识到自己刚刚在担心什么狠不得刮自己几个大耳光,什么时候了,自己还有闲心担心那个家伙,妈的,拜他所赐自己这天吃在实验室睡在实验室,每次都熬到深夜。别人的两人搭档不抛弃不放弃前天就把自己的课题完成了,结果自己硬是今天才完成。还能不能好好的做情侣了!啊,对了,自己已经被甩了……


轻叹了口气,想着不管怎么样好歹今天终于完成了课题,理应该庆祝一下。认真考慮了半夜杀去俱利家里的可行性,最后热血战胜理质,拎了烧酒和烧鸡在寂静的楼道里踹响了对方家门,虽然说差点被揍了,但是带来惊吓什么的可是自己的宗旨啊。


对了,这样类似的惊吓以前经常招呼在那个人身上吧。是他的话,估计会打开门迎自己进去,虽然每次都只饮一点酒,却会陪自己到最后,听自己一通闲扯。所以,他该不会是嫌弃自己话多吧!这样想着嘴角下意识向上扬起结果被俱利一巴掌抽在后脑勺上,训了句笑的真詭異。



懒懒伸了下懒腰,从木地板上爬起来活动了下筋骨,然后匆匆扫过没开灯半掩着门的卧室告别。自己今天更想回自己的狗窝里睡。不过俱利今天不留自己睡一宿就罢了,居然还不送自己。真是世风曰下,人心冷漠,就不怕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明天横尸街头啊!目光如炬的盯着人的回应就是“澎”的一声,被关在门外。




Excuse me,我能问一下发生了什么吗?愤愤不平的下楼,脚下踢着积雪,一路边走边打车,不过明显有些力不从心。不得不承认,车,很难打。直到两束强光从身后打过来照亮了前方,欣喜的转过身,抬起要招的手和脸上的表情却一瞬僵住。




熟悉的深蓝色小轿车,还是自己为他挑选的。抿了抿发干的唇,垂下抬起的手朝着走下车的人勾起唇角,扯了句好久不见。反应过来又想抽自己一巴掌,这个人是个负心汉啊负心汉,鹤丸你出息一点啊。



对方只是淡淡的应了声“嗯”,眼眸平静的伸手帮自己打理了紊乱的发,拂去了微冷的雪,很自然的问自己会不会很冷。从衣兜里抽出自己的手拍了拍对方的脸,道声并不会,我们已经分手了哦。算了,自己一向对这个人沒轍,他也没做错什么,错的是那群看热闹的家伙。




“快回公寓吧,你不是最怕冷的吗?怎么穿这少?”




“鹤,认为我们分手了也没有什么吗?”


【好的,转折来了————————】

废话,是真的分了不砍了你,答不对题的问话自己依然配合的装不懂的。眼神示意了人你想说啥,说人话,小爷不懂。


“鹤,有对我的离开难过吗?”


干咳了声表示你让我考慮考慮应该说真话还是假话。还没考虑个所以然,对方就已经俯身把自己圈住。自己都己经能想到三日月这个家伙眸中的笑意盎然。不爽的掐了把人腰,结果拧住的是衣服。三日日却笑着把外套解开,示意自己随便掐。无奈的也伸手环了人腰,咬咬牙。“现在,能告诉我你大冒险输给谁了吧,我去给你赢回来,我的人也敢欺负!”


“不是吃了你下了泻药的烧鸡的俱利君,是清光啊——”



满不在意拍拍人背着没事没事,自己知道分寸,谁知道他们躲在卧室不出来。那么少女的话也能想出来,要不是自己暗中配合能玩的下来吗?“回去啦,回去啦,好冷,早知道你是评委就不参加这个课题了,累死人了!”


“是是是,今天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不……我想让你抱我,嗯……”抬眼瞧瞧人,表示你懂我的意思吗,就是,就是做啊!

看电影

*鹤一期
*现代梗
*己经在一起了
———————————————————————


一期抱着爆米花桶在昏暗的电影放映室里昏昏欲睡,鹤丸有意将他的脑袋按进自己的怀里。对方却被四周突然响起的惊叹声惊醒。

“……雏男……”

模糊不清的声音传进自己耳朵,一期朝鹤丸的方向看了眼,以为鹤丸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而松了囗气,再次将视线移到银幕上却正好撞见两个男主人公己经吻在一起了,捕捉到之前的只言片语,一期突然来了兴趣,凑近鹤丸耳边低语,“鹤是雏男吗?!”

鹤丸余光瞧见一期的动作,却沒料到他低语的内容,被硬生生吓了跳压低声音颇为羞愤的回他,“啊咧,怎么会,是雏男可是很丢人的!”

“是吗?既然鹤这样认为,我便去找人做不丢人的事吧。”

“等等!”鹤丸伸手捧了一期的脸,微低头靠椅背遮掩住自己和一期,“不用找别人,找我就好!”

一期任人捧了双颊,盯着他昏暗中只看得清轮廓的脸庞,“那我不是吃亏了没么?”

“不吃亏不吃亏,我等一次其实给的DⅤD!”鹤丸有些迫切的回他道。

“嗤!”不期然笑出声,一期凑过去寻了鹤丸的唇轻咬了下,软舌还未触碰到鹤丸的齿关,便己经被鹤丸嫣红的长舌缠住。








*鹤之所以要椅背遮掩住,是因为一期不让他在公共场合做太亲密的事,他也答应了一期……

【解白】
*鹤一期
*现代梗
*简单来说,鹤一直忍着自己不对一期下手,结果被一期撩了 ——————————————————————

“22:00”

鹤丸国永翻开手机,点亮了屏幕看了眼时间,依然没有消息进来,轻蹙了眉头,失落的把手机放回白大卦,继续投入刚才一直进行的实验。只是这次明显的不在状态。

他一直在等一期的信息,所以在手机专属一期打电话过来的铃声响起时,不顾队友们诧异的表情欢喜的接了电话,匆匆出了实验室。

“啊……一期……”

断了话音的话是因为一期那边嘈雜的声音,和一道清晰男声。

“请,请问是鹤丸先生吗?”

“我是,一期呢?”

“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了,只是,社长……情况有些不好呢?”

白色大卦从肩头扯落,他急步回了实验室,从儲物櫃里拿了自己的背包飞快下了车库。“你们在哪?”

“公司下面的那家唱吧。”

“知道了。”手下熟练的发动了车子,从车库駛出。只是到了指定位置,拉开包房门时却有些发懵。

为他开门的男生一脸无奈,房间内的其它人都围着倚坐在沙发上无声垂着头的一期轻哄。见他来了松了一口气的让出一条路。

他走过去,在一期面前蹲下,抬了头对上人垂下的目光,“一期?”

“……”对方朝他皱眉眯了眯眼,是他能分辨的不悦。

“社,社长喝醉了,一直说要见您,我们就用社长的手机想给您打电话,结果被社长夺过去了,只是点开您发的信息就凑到耳边,还以为您不接他电话……”身旁一个女生吞吞吐吐说完话,有些不安的看了眼他又低下头去。

“是这样啊……”他起身,嘴角向上的弧度扬了扬,俯身揽了一期的腰,另一只手勾过人膝盖窝,把人打横抱起。在众人的惊呼声里示意不用在意,“抱歉,打扰了,我先送他回去,大家继续吧。”

继续个什么啦,今天都被吓惨啦——众人默默念叨,把一期的公文包收好,安心的看了人离开。

过道上比包房光线亮了些,怀里的人,头靠在他颈窝蹭了蹭,反应过来时颈间一处传来温热软物滑过的感觉直袭大脑。

下意识知道那是对方的软舌,红了耳尖,手下固紧了人,压低声音道了声,“别闹。”要是明天他知道自己在公共场合干了什么会羞愤欲死的吧。

颈间的传来的触感不退反进,一路延着人脖颈吻到人下鄂,扬起脑袋看着他只是笑。双眼氤氲了水气,濕漉漉的。

啊,真是,他无视了一路意味不明的目光,上了停留在这一层的电梯,低头吻住人瀰漫著酒香的唇。






*依然在努力学开车……

【堀兼】蝉鸣
现代梗
本校生堀x转校生兼
*练习
——————————————————————

“吱——吱——”

蝉隐在树木枝叶间叫嚣的厉害。

“喂——国广,球!”

被叫住名字的学生有些恍惚的顶着刺眼的阳光微眯了眼回过头去看声音的方向。额角的发丝正好滑落一滴汗珠,然后迎面飞来的篮球正中脸上。

“啊,痛!”一声呜咽,国广捂住痛的厉害的鼻尖,生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球在地面上弹跳了几下,自觉滚到一边。

“没事吧,沒事吧,要不要紧?!”慌乱的脚步声响在他身边,另一个同学把蹲在地上的他扶起来。

脑子终于清明,国广朝人群晃晃手,虽然仍旧捂着鼻尖,“没事,没事,可能有点中暑了,我先下场吧。”

“噫唔,好冰!”

冒著冷气的礦泉水,彰顯著它正從冰凍室裡出來。安定將貼在人臉上的水瓶拿下,提著瓶帽递给他!“還痛嗎?那一下可真夠狠的!”

國广伸了手握着瓶身接过,他正坐在休息亭。“还行,现在还有些发麻。清光呢?”

“那家伙请暑假了。”安定撇了撇嘴,“果然是欠教训啊!这点日头算什么?!”

“说不定是真的生病了,不然依清光的性格只是待在教室不出来这种程度吧?噗嗤。”国广拧开水瓶喝了口,笑弯了眉眼看着在他身旁落坐的安定,明明眼底藏着担忧。

“嘛,国广你太低估他了!对了,刚刚在场上你是出神了吧?望着足球场那边。”

“嗯?啊,的确。”国广有些没转得过来,慢了半拍。“那是四班和五班在对打吧。”

“对啊,你不是知道么。”安定愣了愣。

“是不是新来了一个同学,足球踢得很棒呢。”他不露痕迹的詢問,假装着不在意,只是好奇。

“嗯?你是在说兼定桑吗?那个用红头绳扎了高马尾的男生?”见国广肯定的点点头,安定像是来了兴致,“很帅气是吧,他人缘超好哦,球也打的特别棒!是前不久才转来的!”

“是吗?”国广望着那边的身影,安定说的他都知道,不过既便是这样总是控制不住去打听关于他的事。哪怕自己知道的明明比他们还多。比如他知道那个名为兼定的人喜欢逗猫,知道他原来在国中就读!

“对了,国广,兼定桑住的地方和你都是新宿区,你没见过他吗?”安定忽然一拍手,把自己想起的信息告诉他。

国广勾起唇角的弧度,“这样啊?!”他们不止同一个区域,还是新邻居。所以,他才会知道这么多。

没法不在意那个人啊,自己大概是喜欢上他吧……既然如此,是不是更应该制造些偶遇让他们相恋呢?

逃不掉了啊,兼桑

.
“国广,你很开心吗?!发生了什么,你笑的……让我背脊发凉诶!!”

【三日鹤】
现代梗
己经在一起了
————————————————————

破曉的初陽高懸天穹,鶴丸從床上蹦起光著腳丫板下了床,在衣櫃裡翻箱倒櫃扒出了一堆衣物,然後猛的一回頭床頭上就放著自己在找cos服裝。腦子轟鳴了半晌,頭埋在衣服堆裡,啊啊啊,好羞恥!為什麼還是讓他知道了!

“鶴丸,起床啦~”漫不經心的腳步聲停在門口,听门轻响了声。鶴丸无奈抬頭余光撇過去,三日月正倚靠在門上一雙狭长的眼含了笑意眸中的彎月似溺在了一潭幽藍的湖水里。片刻失神,鶴丸惊讶的眨眼睛,“你怎麼還在家,這個點你應該在公司吧!”

“晚點去也沒關係,想送送鶴,不可以嗎?嗯?”三日月朝人轉了圈指尖上的車鑰匙,笑的人畜无害。

“這樣啊,”鶴丸點點頭,“那我搞快一點。”匆匆拾了一套衣裳,鶴丸麻利的換上,伸手拿了cos服塞進手提袋子裡。抬頭一瞧三日月一臉可惜的盯著袋子看,他青胫跳了跳。果然三日月下一句就是,“鶴丸你不換上那件嗎?很可愛的說!”

“別想了!我是去穿給孩子們看的!”他撩了颈后的一縷髮,沒好氣的說。要不是孤儿院那群孩子想看,他才不會穿好吧!!

“那我也是孩子!這樣可以嗎?!”

“不可以!”你能要点脸吗?!老爷子!

#原主与刀#

脆声欢叫的鸟在林间追嚷,热闹的蝉鸣响成一片,夏日正午狠辣的火气自林间落下,成一地耀眼的碎汞。

“鹤,要尝尝吗?”

一包由油纸包着的食物停在自己面前,他伸手自然的从人手上取下,放在鼻前轻嗅了嗅,“诶,怎么会是桃花糕?”

那人脚在空中轻晃了晃,歪头朝他眨眨眼,他们正坐在一颗树的树杈上,“我能有什么得不到的,我连你都得到了。”

他轻咳了声,提着点心在眼前荡,“苦恼了呐,作为刀可要如何享用?”

身侧的人愣了愣,像是后知后觉,“抱歉抱歉,我给忘了!”

他垂了眸笑得纯粹,“谢谢。”谢谢你把我当人对待,贞泰……

阳光有些刺眼,他睁了眼又合上,头顶是繁密的绿叶,有风绕过窸窣作响。真像那天啊